山东能源主站 内网
职工艺苑
【散文】漫步在深秋的旷野
发布时间:2020-10-13 文章来源: 编辑:□ 辛淑英 浏览:

 

一个阳光明媚的深秋的日子,我在旷野中漫步。

我为它那疏朗和明澈惊讶。在简洁的线条勾勒出的辽阔画面中,夏日鲜明的生命气息已消退,一切变得萧索,深沉中再也没有了张扬与排场。

山下的枫树红成了火焰,似千年的诗韵犹在;阳光给梨树、核桃树的每一片叶子镀上金边,抹上红晕,飒爽的风中,舞动出绚烂的舞姿,飞舞的线条耀眼夺目;银杏树上金灿灿的小折扇均已稀疏,地面上像撒了一层碎金,为这深秋又增添了绚丽的一笔;白杨树的枝桠直伸向蓝天,阳光中簇拥的叶片闪着金箔般耀眼的光芒,像倾倒在蓝色画布上的明黄颜料,厚而密实。

远处黑黝黝的村舍,与收获后深褐色的土地相接,一片片新绿的麦田像打在褐色土地上的绿色补丁,生命的张力与萧索相并存,正好是你方唱罢我登台,这是大自然的绝妙神笔。

在一片湖水旁,我静默良久,秋水和风一样明澈,不带一丝尘染。蓝天白云,高耸的山,树的倒映,静止在湖面上,是油画的色彩与深韵。

一阵凉风过,树叶萧瑟而落,似漫天的蝴蝶飞舞。我踏着酥脆作响的落叶,想到原本生机盎然的生命正是顺了自然之道,才如此从容地纷落。人的生命也颇不如此,像四季的轮回,意气风发的年少如孟春,心志豪情的青年如仲夏,奔波不息的中年如深秋,然后是隆冬,岁月的洗礼中日渐衰老,走向生命的终点。

我捡起一片枯黄、边沿卷曲的落叶,仔细辨别着上面的脉络,如一条条发瘪的血管向两侧伸去。叶面也失去了往日的光鲜,嗅一嗅,它传递出的是苦涩的气味,就连这仅存的气味不久也会被阳光收走,风将它变化成黑色,腐烂后融入泥土的怀抱,做那遥不可及的绿色之梦。就在我思沉之际,放佛听到来自树深处的喘息,这是生命中对新一轮叶子的呼唤。生命气息的延续,也使树少了晚秋中失去叶子的悲哀,更是叶子的不屈,在作出最后的飒飒的响声。

凉风中,当我再次视向那些叶片绚烂飞舞、站成风景的树,岂不是在欣赏西方印象派画家的风景油画?那斑驳的色彩、透彻的机理与蓝天调和,画面看起来丰满,极富动感和张力,那不正是生命气息在泥土中的传递!

我踏着落叶,又随想起爱晚亭上的枫叶所结的愁绪,秋寒中的橘柚和梧桐,落霞与孤鹜的齐飞,那枯藤、那昏鸦的嘶鸣……多么温情又悲凉的画面。

都说秋日多悲凉,我看又非寂寥,与春夏相比,它是如此静好。秋色故园情,润生出一派家的味道,等待游子归去的那扇门,永远是虚掩着的,因为那看似沉寂的背后,封存着生活的足迹,每一个细节里都布满深深的怀恋。

旷野中漫步太久,该回了,不知觉中心已被斑斓的色彩迷离。我定了定神,重新找回归路。忽然又想,落叶匆匆地赶路,不正是有了美丽的期盼?正因为凋零才有了新生,凋零才不悲凉。

这样想着时,我加速了行走的脚步,深秋的旷野,在我频繁的回眸中变得越来越模糊。